刺青師與海加

海加十五歲的時候刺上人生的第一個刺青。他的刺青師也是他的第一個女人。

『歡迎你,孩子,你想好要刺甚麼了麼?』刺青師裸露出來的手臂上都是圖案與文字,她身材高佻,黑色的長髮麻利地盤在頭上。

『一個名字,我想刺在胸口。』海加簡短地回答。

『甚麼名字?』

『Mimi Love.』

『真巧,我也叫Mimi!』刺青師笑著說道,似乎怕他緊張有意拉近彼此的距離。

『哦?』海加露出微笑,綠眼睛直看進對方眼底。

『除了字你還希望加些甚麼?例如圖案或者對方的照片?』

『不需要,』海加回答。『字就行了。至于字體…書寫體吧。』

十五歲的海加已然抽高了身材。他的臉讓人看不出他的年紀,給人一種成人的敬重感。他的半側面看來有些瘦削,眼窩裏帶著點疲憊的陰影。嘴唇邊上有稜,綠眼睛的目光像是總帶著微笑,骨節分明的手梳著甚麼東西的時候,就像小心地捧著一滿杯的水。

他的指甲很漂亮。

刺青師看他脫去衣服,說道:『你的身體很美。』

『這對妳而言不是少見的事。』

『是不少見,』刺青師有一雙明亮的眼睛,是藍色的。『你的骨架不小,腿很長…髂骨這兒很漂亮,』她指了指隱沒在長褲腰口的線條,『還有深深凹下去的溝壑。不考慮在這裏刺點甚麼?』

『如果妳願意送我一次,我倒是沒理由拒絕。』

『哈哈。』刺青師笑道:『我考慮考慮。先來弄你要的刺青吧。』

 

**

 

藍眼睛的Mimi答應送他一個免費的刺青,條件是要刺在她覺得他最好看的地方。但是她每看一次就拿不定一次主意,要不覺得這裏好就是那裏好。倒是每一次她都會說海加的手漂亮。尤其當他以指捻著她的黑髮,有一搭沒一搭撫摸的時候。

『在你的指節上刺“HELGA”怎麼樣?剛好五根手指!』Mimi慵懶地趴在海加胸上,海加看著天花板轉著的扇葉,漫不經心地順過她的髮。

『我沒意見。』

『嘿,說點甚麼吧,』Mimi猛然抬起頭,一部份的髮梢掃過他的臉。『我想知道你的事。你會讓我問麼?』

『妳想知道甚麼?』

『像是─這個。』Mimi指點著海加心口上的字樣,『她是你的甚麼人?』

『她是我最愛的女人,』

『天,你真坦白!』Mimi驚訝地說道,海加微笑看著她。『簡直是坦白得太過分了,誰會對才剛上過床的女人說“那個某人是我最愛的女人”?我甚至還沒穿上衣服呢!』

『妳不喜歡我坦白麼?』海加拉下Mimi, 惡作劇似的咬上她鎖骨。『我以為妳最喜歡我這一點。』

『得了吧,』Mimi由著他咬,讓海加壓著她以各種方式描摩她身上的刺青。『你大概還有別的女人。』

『要我告訴妳麼?』

『別,我聽了會生氣。』

『呵呵。』海加低低地笑,綠眼睛溫柔得像是假的。『妳是我第一個女人,Mimi.不管妳相不相信,妳是我的最初。』

Mimi看著他似乎想說甚麼,但海加不給她這個機會。她的手環上海加的頸背,指尖滿是感情地刮著他突起的肩胛骨。她不知道這個十五歲的小情人身上藏著多少謎團,除了知道他名為Helga Love, 有著纖長的四肢與漂亮的身體,淡褐色的肌膚與綠瑩瑩的雙眼之外,他給她最多的訊息,就是那個與她同名的女人占據了他整顆心。

海加咬著Mimi的肌膚,他的確喜歡她,無論是她白皙的皮膚還是黑色的長髮;還有她成熟的女性胴體。但是,兩個Mimi他從未搞混過,將藍眼睛的Mimi當成那個他深愛的女子的替身更絕非可能。

『那會讓我很傷心,』他在Mimi耳邊低語,Mimi只是疑惑地看他卻無暇細想甚麼。『擁抱妳、佔有妳之後只能離開妳。我也許會哭泣,因為離開妳的那一瞬間實在太過傷感了。』

 

**

 

Mimi告訴他,她決定把送給他的刺青刺在肩胛骨上。『那是翅膀被拔除遺下的痕跡,每個孩子都曾是天使。』Mimi撫摩著海加的背部。『而要刺些甚麼,等你想好再告訴我吧。』

『沒有期限?』

『沒有期限。』Mimi看著海加的背影,不著痕跡地歎了口氣。『要是我們分手了,就當做是我送給你的分手禮物吧。』

 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