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X

SI對于這個時常出現在打工地點的團長有種說不出所以然的感想。不過海加在來過一、二次之後,SI已經懂得給海加留著吧檯前的位子。

『日安,SI?』海加跟他打招呼,喊著SI的語音特別像義大利文。他的眼睛即使在微弱的光源下依然綠熒熒地像只貓,海加說他比較喜歡狗。

控制欲很強噢。SI這麼說道,海加勾著微笑的唇角,沒有表態。今天家裏人有點多,晚上出來晃晃。SI給了海加一杯龍舌蘭基礎酒,明天你打個車去我家接阿暴吧。阿暴在你家?SI問。在啊,還不是因為找不到你。海加微笑著以指拂過前來搭訕的姑娘鬢邊,在對方耳邊說了句悄悄話,姑娘高興又失望地走開了。

『你家還有其他人麼?』

『有。除了阿暴還有一個人,』

『我認識麼?』

『你不認識,阿雀認識。』海加被請了一支菸,他朝對方點頭微笑,卻婉拒對方幫他點火。『SI? 給我火。』

SI湊上前點了火,海加將煙霧噴吐在SI的臉上,SI沒有反應。

『生氣了?』

『沒有。』

『好脾氣,』海加說道,SI頓了頓,有點猶豫該不該說話。

『Lino在的時候你千萬別這樣。』

『嗯?為甚麼?』

『他…』他喜歡你。SI看著海加,對方用指節末端夾著菸,等著他說。『你知道的。』

『誒。』海加像是惋惜似的,SI覺得他有些壞心眼。

『你今天不用上班麼?』

『不用。家裏來了客人。』

甚麼樣的客人可以讓你翹班─SI這麼想道,服務生送來一些點菜單,他走到一邊去忙,知道自己不必特別招呼海加。

 

 

SI再度走回海加坐著的地方時手上拿著一杯酒。『角落那桌的客人要請你的。』『哦。』海加的反應很平淡,不過他還是朝向角落舉杯。SI注意到海加在看時間。『怎麼了?』

『嗯,在看回家的時間。』

『擔心的話何不現在就走?』

『不了,』海加將臉枕著胳膊彎,歪著頭趴在吧檯桌上,綠眼睛直勾勾地看人。『要做好心理準備啊…

『不知道該怎麼對待她才是最恰當的。』

SI感到意外。他一直以為海加對待任何人都是這麼從容,至少是他認知裏的從容。

『哦…?這樣?』SI應答著,海加的手梳扒著頭髮,他的指節分明,慵懶地順過髮絲。

『SI?』海加喚道,SI停下手邊的事。

『來接吻吧。』

 

SI看了他半晌,然後問了一句:『為甚麼?』

『不知道,』海加抬起頭,捻熄手中的菸。『就是想。』

『你真任性,』

『是啊。』海加輕快地說,伸手摸著SI的頸子吻了他。SI感歎地閉上眼睛,海加的舌很客氣只轉了一圈就再見,倒是牙齒惡作劇似的輕輕咬了SI的舌尖。

『海加,』SI睜開眼睛,海加微笑地看著他,摸著他脖子的手緩緩滑開。『Lino好可憐,他這麼喜歡你。』程度差太多了…SI下了一個結論。他不覺得海加不喜歡Lino,也不是可憐Lino海加即使喜歡他還是依然故我,他只是本能地認為天秤已經壞了,怎麼樣都平衡不了。

 

『我也這麼想。』海加一手支著臉頰,笑著說道。

 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