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SS

※“BOSS”為沼井充在原著中對桐山和雄之稱呼

 

『阿充,你有病了。』

『啊。BOSS!』

『說你有病還真是有病。』月岡妖嬌地搖搖頭,一副對我很沒有辦法似的。不過,管它的呢?我要幫BOSS拿東西。

BOSS是個優等生,(記得之前我和月岡吹噓我的BOSS有多好多好時,他不以為然的說“被你一強調感覺就像“憂”等生嘛!”)所以也被很多師長加諸下來的事務弄得很忙;雖然我不曾看到他覺得很忙的樣子,不過常常看到他拿著講義、不然就是考卷;BOSS的手才不是來拿這些狗屁東西的!

BOSS之於我是一個絕對的存在,因為他我得到了認同。
我的書唸不好,操行更是一團糟,雖然大過小過不斷,但班上的女孩子卻仍對我很友善…是因為我打架的事蹟讓她們怕我嗎?
原本黑色的頭髮,也被我無所節制的破壞成為淺淺的咖啡色。因為持續使用劣質電捲棒(這是月岡借我的,他說他很期待看到我變成鬈髮;我看,是期待我燙成爆炸頭吧。)的因素,頭髮的顏色不只淺,而且也像圖畫中常看到的外國佬一般,髮尾像抓過似的翹著。月岡常大驚小怪的抓著我的頭髮直嚷“好軟!你用柔軟精啊?”他講話簡直是放屁,我真的覺得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。

BOSS的頭髮才軟。我好幾次想這樣回嘴,可是我不想讓月岡連帶想摸BOSS的頭髮,所以我都忍了下來。BOSS的頭髮很黑,我不太會形容,像是─國文課本上用絲綢來形容的那種觸感吧─又滑又細,每次我幫他弄那個髮型,對,我與他的聯繫的髮型─全向後梳的包頭髮型,總喜歡多摸幾次他垂落在脖子上的頭髮。

『我喜歡BOSS。』我每天都堅定地對BOSS這麼說。

『嗯。』BOSS看也不看我一眼,或者,淡淡的瞟我一眼,繼續看他手中深奧的書。

『阿充,你這是告白嘛!』月岡又在笑我了。

『你少囉唆!』我不耐的吼他,月岡不以為意地拿出指甲油開始塗抹起他的指甲。

 

喜歡我的領導者有甚麼不對?我早就下定決心了。這一輩子─桐山和雄就是我的BOSS,我要永遠跟隨他,我絕不會背叛他。

可是,我真想看看BOSS的笑容。他笑起來一定很好看。

 

BOSS再強,有時還是會有被人偷襲的時候。

雖然事後他幫我包紮頭部的傷處時,淡然地說「你這是不必要的傷。」我也覺得沒有關係,反而很高興。

因為這證明了BOSS不怕偷襲這一套。

那天,我們去踢一家夜店,裡面甚麼樣的流氓都有,其中也不乏攜帶槍枝的混混。

原先黑長和笹川有些退縮了,但BOSS只是冷然地面對著那個拔槍的流氓。流氓開始叫囂,我擔心起BOSS,畢竟對方手上有槍,而我們只是一群國中生…

此時,BOSS從手中投擲出一個東西,流氓也扣下了扳機。

我撲向BOSS,然而流氓手中的槍卻反爆了。這時我才知道,BOSS投出的是一把小刀,之前我送給他的小刀,小刀準確無誤地填入手槍的槍口,那名流氓的手頓時噴起血來。

我知道事情嚴重了,我拉起BOSS的手沒命地逃跑,身後傳來幾聲槍響,應該只是示警吧,畢竟該來的警察還是會來,雖然他們充其量也只是做做樣子,一點用也沒有。

 

我拉著BOSS拐進小巷,在巷口四顧無人之後,我正喘口氣要對BOSS說話時,猛然瞥見BOSS後頭,一名持刀的流氓對著BOSS後腦就要刺了下去!

我怒不可赦,我衝過去推開BOSS,那在月光下閃著清冷光輝的刀朝我左臉頰的方向劃了下去─一股刺痛傳來,緊接著是撲鼻的血腥味。

『他是我的命!』我吼著,不知道為甚麼這當下我是泛著淚的,就像心愛的玩具好不容易搶回來的小孩子,忍不住委屈卻還要叫囂著。

我掄起拳頭痛毆那個流氓,終於我的眼淚流下來了。我差點要失去BOSS,我的桐山和雄!

『充。』

『BOSS?』我轉頭看向BOSS,眼淚還在打轉。

『別打了,不然他要死了。』BOSS平淡地說道,我才注意到手中的那名流氓在我盛怒之下,已經被我打得昏了過去。

『嗯,嗯嗯。』我用衣袖擦了擦眼淚,放開了流氓。

『你受傷了。』BOSS走近我,撥開我的頭髮檢視我的傷口。不曉得為甚麼,我閉上了眼睛。

『很痛嗎?你在哭。』

『沒有、沒有!一點也不痛!』我慌亂地說道,月光下BOSS的臉有著朦朧的陰影,他的眼睛和他的頭髮一樣黑。

BOSS看了一會,說道:『你這是不必要的傷。』

『是的,BOSS…』我低聲說道,BOSS的臉給了我一種衝動。應該說,這是我好久以前就想做的。

我抱著BOSS的腰,顧不得頰邊的血可能弄髒BOSS的制服,將自己埋進BOSS懷裏。

『…充?』BOSS沒有推開我,仍是那麼平淡地問。

『我…還以為剛剛會出事。』我這輩子沒那麼害怕過,流氓手上的刀子,現在仍在我腦海中閃著清冷的光。

『不會的。』BOSS的聲線發出來的聲音,是只要身為男人都會想擁有的聲音。

『你是我的命。』我用臉頰貼著BOSS,感覺BOSS的手,無可無不可地擺放在我的腰際。

 

從此,午夜夢迴時,半睡半醒之間,都會感受到那雙放在我腰上,BOSS漂亮的手。說是漂亮有點奇怪(雖然月岡覺得用漂亮來形容他是最適合的,但我只覺得月岡很變態。),但那真是好看的手。修長的手指,曾經從我臉上的傷口滑遍我的全身。你是我的命,BOSS。你是我的BOSS,我的桐山和雄。

 

 

Fine?

 

**
天啊,只是隨筆就給他很順的做個結尾了。XD
因為是隨筆,我知道結構頗鬆散的,還請大家見諒哪。^^”

在網路上發現桐山的別名─殺戮王子,啊,真是超級合的呀!XD
都比我直接俗擱有力的稱呼他為大魔王來得好;對嘛,人家是王子哪裡來的魔王嘛!那這樣充不就是忠犬公主……(Colt .357 Revolver轟爆>>滅)
另外這個隨筆寫一半時忽然覺得大類沼桐─…讓我熊熊嚇了一跳!(笑)也許是被桐受給影響了吧,不過這種殺戮王子要怎麼被攻哪,我倒是很想知道。=u=||||||

Leave a comment